85后牧民夫妇脱贫致富的生活底气

首页

2018-10-30

巴雅尔今年53岁。

十多年前,由于腰腿病下肢残疾失去了劳动能力。 这一家祸不单行,老伴儿前几年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瘫痪在床,虽然经过积极治疗,却难有回天之力。 这个家从此就落入贫病交集。

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年岁不大,“贫困户”的帽子沉甸甸的压着他们,无力反转。 2012年,25岁的大女儿萨日娜其其格同本嘎查的小伙子苏日塔拉图相爱成婚,她对苏日塔拉图说:“我父亲身体残疾,母亲身体不好,咱们得留在这个家里,撑起这一片天来!”苏日塔拉图默默点头,当上了这个“上门女婿”。

“赛白努——”我们一行同主人打着招呼走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屋里。

巴雅尔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向我们招招手,眼神里充满了热情。

他4岁的外孙子照力太依偎在姥爷身边,吵着要玩手机,巴雅尔拿出手机与外孙低低细语起来,满屋子天伦之乐给人无限的温馨。

萨日娜其其格正在给瘫痪在床的母亲喂药,病痛使她的母亲不停地发出“咿呀”的呻吟声。 “快坐”,萨日娜其其格一边给母亲喂药,一边招呼着我们。 我们一行人落座之后,同行的苏木扶贫助理敖登图亚,熟悉地从客厅的木架上拿下了一个小手提箱,里面装满了萨日娜其其格一家的“重要”之物,医疗合作本、残疾证、扶贫档案……敖登图亚如数家珍地给我们介绍情况:“萨日娜其其格的父母岁数都不大,由于这一带牧民的生活条件差,早年的风寒风湿,劳累过度,致使身体一直不好。 他们已身残好几年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只能靠萨日娜其其格夫妇了。

”屋外,萨日娜其其格的丈夫苏日塔拉图一直在忙乎着,他用三轮摩托车将干草捆运到屋前洁净的沙地上,把草捆等距离的打开,牛群很快的分成了几个“伙食小组”,有条不紊的用长舌卷食青绿的干草。

“我们家有80头牛,其中适龄母牛45头,二岁子牛19头,种公牛1头,今年新接牛犊15头。

”苏日塔拉图摸着毛色棕亮的牛犊说。 在新生牛犊当中,有一头黑白花奶牛犊非常显眼,家中的母牛和种公牛都是西门塔尔,何来得黑白花牛犊?苏日塔拉图腼腆地笑了,萨日娜其其格倒是打开了话匣子:“前几天,我家的一头母牛下了牛犊,牛犊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 苏日塔拉图在微信群里正好看到镶黄旗有奶牛犊出售,他就骑着摩托车去了,花了500元买了回来。 骑摩托车去镶黄旗,他来回可走了一天一夜呀!”言语里,充满了对丈夫爱怜与满意。

这种爱怜与满意不只经常产生在他们夫妇之间,嘎查党支部和党员中心户的老党员们也时时看在眼里。 党支部书记钢照日格说:“萨日娜其其格的女婿年轻、敦厚、勤快,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一家人的希望。

”当初,嘎查两委组织党员中心户和牧民党员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商量着如何更好地帮助萨日娜其其格一家。 会上,老党员呼日勒巴特率先发了言,他表示愿意拿出自家的一头母牛帮助萨日娜其其格一家。 在他的带动之下,在场的10名牧民党员都愿意拿出自家的一头母牛来。

3年以内母牛生产的牛犊都归萨日娜其其格一家,3年到期将母牛还给主人。 呼日勒巴特是1984年入党的老党员。

他心疼地说:“巴雅尔夫妇双双残疾,生活的重担落在两个年轻孩子的身上,我们要帮他们一把。 ”事后,嘎查支部书记钢照日格说:“当时,我非常感动,因为我知道一头适龄母牛在牧民家意味着一年有好几千元的纯收入呢。

我们党员在扶贫工作中就是要有这个实际的行动!”“当时,党员们把牛送到我家,心里也多了一股劲。

我想着党的政策这么好,乡亲们又这么热心,只要我们再加把劲,日子肯定能过好。 ”萨日娜其其格一家每当说起这件事,都非常感动。 2016年,巴雅尔家中只有20头牛、30只羊,一家人住在土房子里,没有机井、暖棚……生产设施没什么像样的,同时医疗费用支出,生产、生活支出,育子费用,这使得萨日娜其其格一家入不敷出。

他们欠下20万元的债务。

同年底,被识别为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

2017年,阿巴嘎旗对萨日娜其其格家进行产业扶持和“一对一”帮扶,萨日娜其其格一家得到了15头扶贫牛。 阿巴嘎旗扶贫办副主任李娜介绍:“阿巴嘎旗认真分析致贫原因,因户实施脱贫措施,萨日娜其其格夫妇年轻勤快,因此对他们进行产业帮扶。 ”如今萨日娜其其格一家建设了暖棚、敞棚、草棚、机井。 不但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了,她父母的医疗费用也能报销到95%了。

萨日娜其其格夫妻俩还从信用社贷了10万元的金融款,购买了19头牛犊和1头种公牛。

去年年底,她家人均纯收入达到了29000多元,5口人纯收入近15万元。 苏日塔拉图高兴地地盘算着:“今年已经接了15头牛犊,预计着总共能接40多头牛犊。

留够家中的花费,今年能还10万元的欠款,明年再还10万元欠款。

”采访结束,我们要走了,4岁的小照力太从屋里追了出来,使劲地挥舞着小手,大喊着“巴雅尔太!巴雅尔太!”。 “巴雅尔太”是用蒙古语说的“再见”。 记者如果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会怎么样?这个即将要上幼儿园的孩子,今后将由萨日娜其其格照顾他上学,并且一同继续照顾两位病残的老人。 而家里的生产经营就由苏日塔拉图承担了,他们担子不轻。

但是,他们两个1987年同年出生的年轻人的生活底气很足。